笔趣阁 > 武侠修真 > 水浒内传 > 第二回牡丹满心嫁骚仙,洞宾蓬莱求媒纤

第二回牡丹满心嫁骚仙,洞宾蓬莱求媒纤

白牡丹见吕洞宾把滚烫的开水喝进嘴里,她惊讶地叫了一声,伸手要夺吕洞宾的茶杯,不想却抓到了吕洞宾的手,这回可是干透的柴火碰到了烈火,两火相加,无敌天下。这位是天不怕、地不怕,只怕女人把手抓的老牌骚仙吕洞宾,那位是昼也思、夜亦想,魂牵梦萦盼爱郎的多情靓女白牡丹,这两人的手刚一按触,“嗡!”高压电流马上传遍两人的全身,“啪!”吕洞宾的水杯掉到地上,白牡丹如同木桩一样立在那里,两眼深情地望看对方,吕洞宾的三魂六魄也跑到爪哇国去了,要不然以他的神仙之躯,一杯开水能说烫吗?

此时,白牡丹的心情也激动万分,是他,真的是他!他就是我的郎君;吕洞宾也口干舌燥,心中有种马上就要和她的感觉!

小翠发现两人呆若木鸡,才十二岁的她怎么懂得两人浪漫的爱情前奏曲,于是她着急地叫道:“小姐,小姐,你怎么啦?”

声音一下子惊醒了白牡丹,我这是怎么啦?其实也不是怎么啦,只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而已,可是一个女人如此大胆地抓住一个男人手,又那么肆无忌惮地看他,也确实有点那个那个,白牡丹想到这儿感觉脸像块大红布,她手忙脚乱地放开吕洞宾的手,羞涩地向卧室冲去。

她关上房门,拍拍“砰砰”乱跳的胸脯,暗想,“哎哟我的妈呀l好没羞羞呀!一个女人竟然抓男人的手,还那么盯住人看,竟然还想……

怎么办?好不容易盼来啦,能那么轻易错过吗?不能,坚决不能!一定要把他留下来,女人找男人怎么啦?谁家女人不找男人呢?不行,得和他说明白,抓紧,抓紧,再抓紧呀!可有些话一一

自己也确实难出口呀,这,这怎么办呀?……不行!得抓紧办,不然他走了可真麻烦啦!对,我不好出说,就让小翠说吧!

白牡丹想到这儿,大声招呼,”小翠,小翠,你来一下!”

小翠正在楼下给一客人添水,听到白牡丹的喊声对他说:“对不起客官,小姐叫我,我去一下!”

小翠心中埋怨,小姐那么大声干吗!人家又不是听不见,反常啊,不然,小姐的话音怎能蒜瓣捣成蒜泥变形又变味!

小翠快步上楼,发现那吕洞宾正往自已茶碗里添水,小翠不由心里称赞,看人家这位公子,衣衫气度都是不凡,不象一些纨绔子弟,茶喝完了也要等自己去倒,这位公子可真是一个有修养人哪!

小翠刚走到卧室门口,又听到小姐的喊声,“小翠,你来了没有啊?”

小翠不满地说:“大小姐,我都到门口了,你还那么喊,不知是天大的好事还是地大的坏事!”

白牡丹不悦地说:“小丫头人不大脾气还不小,从你来店里我怎么样?还不是有要紧事才这样的吗!”

小翠说:“小姐永远没有错,错都是丫鬟的,所以,小姐你永远都是对的。”

白牡丹笑笑说:“你那么明白我还说什么呢!今天还真有个大事要你做!”

小翠不解地问:“什么事那么大?咱们店里的事还不就是倒水沏茶吗!”

白牡丹不悦地说:“小丫头片子不长大真是麻烦,非要逼我说出难以启齿的话,要是大一点的丫头,一点就透了,何必那么尴尬!罢了,为了自己的幸福,一点脸皮又算什么呢!”

小翠说:”小姐,我都不知道你要说什么,你直接告诉我行吗?”

白牡丹脸微微一红说:“你看见那位三绺长胡的公子没有,我想让他做你的姑爷,你看行吗?”

小翠说:“姑爷……姑父,姑娘,姑爷是不是姑父的爹呀!”白牡丹哭笑不得,看来这乡下小丫头真的不知道姑爷代表什么?于是她说:“姑爷就是小姐的女婿!”

小翠算是明白了,但还不满地说:“女婿就女婿吧,绕那么大弯子,我还认为是姑爷爷呢!”

白牡丹说:“你去问问那人贵庚几何,婚配与否,如未婚配,问他可否与小姐喜结连理!”

小翠一头雾水,“小姐,你说了半天,我一句也没听明白!”

白牡丹顿觉头大,秀才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!刚才为了避免尴尬,才用文词暗示自己的意思,不想六指挠痒痒,白多这一道。

于是,白牡丹对她说:“好了,你去这样和他说,问他多大了,成家了没有?想不想娶小姐当媳妇儿!”

小翠有些羞涩说:“小姐这么说我全明白了,小姐的意思让俺当媒婆,可俺是个小姑娘,这话也不好说呀!”

白牡丹咬咬牙从手上摘下一个金镯子说:“你不好说,怎么也比我好说吧,我和你说,只要你和他说了,这金镯子就是你的!记住这句话,如果他同意,一定要让他请三媒六证!”

小翠一边伸手抢镯子,一边连声答应,“我说,我去说!”

白牡丹把金镯子快速地藏到背后说:“现在不行,等你说好了就给你!”小翠悻悻地应了一声,下楼提水去了,她满怀心事提水来到吕洞宾面前,倒水也是心不在焉。

吕洞宾感到好笑,就关切地问:“小姑娘,你有什么心事,不妨说出来听听,也许我能帮你点什么!”

小翠有些惊慌失错地说:“我一个小姑娘,能有什么心事?”

吕洞宾微微一笑说:“没心事为什么你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!你瞒不住我的,你如果没心事,为什么把白水倒进茶碗而不是茶壶呢?”

小翠叹口气说:“是有啊!小姐让我当媒婆,我还没想好怎么说!”

吕洞宾有些诧异地问:“小姐让你当媒婆,和谁说亲?”

小翠不假思索地回答:“和你呀,我年纪这么小,怎么知道说媒呀!”

吕洞宾笑了,“你在抱怨之中把你要说的话全说了,你这不是挺会说的吗!”

小翠这才慌然大悟,“啊哦!原来媒就这么说呀!”